2018 拜拜了您呐

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总算是收了个喜剧的结尾。几乎所有东西都在涨:昨晚美股收涨,今天A股涨,国债涨,企债也涨,黄金涨,石油也涨,就连人民币也是涨的。

中石化的案子还在悬着,公告说还在评估,估计是算不清亏了多少钱,或者在考虑谁来背这个锅。有人说亏油价这种事对专门买卖石油的公司来说太正常了,近期油价大跌,亏点也正常。但常识去想,正常亏损为什么会直接把两个老总停职,一定还是有违规操作的。

目前市场上估算可能会亏100多亿人民币,如果实际亏损超过这个,中石化估计还会跌。但是考虑到中石化权重巨大,对指数影响大,在2500这个关键又敏感的位置,不知道会不会尽量粉饰一下来稳定民心。

昨天说过,试着解读一下达理奥的雄文,其实他整篇文章并没有专门去讲当前市场是什么情况,而是把他自己的宏观分析框架解释了一遍,在里面穿插了一些当前的情况而已。所以,熟悉他的人,这篇文章大部分内容应该是不陌生的。

其实网上已经有全文的翻译了,但我不想翻译,我觉得翻译并不能get到准确的意思。我尝试用我自己的理解,概括一下他想说的重点。

1、有三大力量推动市场和经济运行——产能;长期债务周期;短期债务周期。同时这三大力量也会影响政治,而政治反过来再影响经济和市场。

2、产能增长是最核心的长期推动力,人类有史以来都是通过不断提升产能来进步的。而产能增长有很多影响因素,包括教育、劳动力效率、创新、法律法规等。

3、债务周期则是以产能为中枢上下波动的。其中短期债务周期每隔5到10年一次,长周期50到75年一次(上一次是1929年)。

4、短债务周期是人们借贷来消费和投资,促进经济发展,达到一定程度后,借贷额度过大以至于未来现金流无法偿还,借贷需求放缓导致消费和投资也放缓,一个完整的周期形成了。我们目前处在这个周期的尾端,债务在收缩的时段(上一次是08年)。

5、因为多数人都希望经济是持续向上的,所以政策制定者们对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偏爱,使得债务紧缩的时期比扩张时期要短,以至于每一次短周期完毕后债务都没有完全出清,就开始了另一轮的扩张。这样循环往复直到央行已经无法再持续宽松,而只能紧缩的时候,长周期就结束了。

6、让很多人难以接受的是,我们现在同时处在短周期和长周期的尾端。

7、1929年美国进入大萧条(对应2008年的经济衰退),1933年到1937年经济发生了复苏(对应2009年到现在),1937年之后美国再一次陷入衰退(对应现在到未来若干年)。

8、因为2008年发生了金融危机,央行实行了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以至于经济开始了长达10年的小周期复苏。而美国当前正处在这10年小周期复苏的尾端,经济最鼎盛的时期。但因为货币政策的收紧和债务的消灭,股票市场已经提前反映出了紧缩的效果。这就是当前股市和经济背离的原因,股市此时是经济的先行指标。

9、目前全球各央行手里已经没有什么子弹了,跟1937年的情况非常相似,无法再实行宽松政策,整个长期债务周期已经到头了。

10、再谈政治。无论是央行放水导致金融资产涨价,还是科技进步和全球化导致人工成本降低,都产生了同一个效果——贫富差距拉大。而这造成了民粹主义的崛起。未来民粹趋势会自我强化以至于最终人们会倾向独裁来让社会恢复正常。这一点也像极了1940年代,搞出了个希特勒。

11、修昔底德陷阱。当年德国和日本的崛起挑战日不落帝国,现在中国作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崛起也同样在威胁美国的地位。过去500年发生过16次这样的事情,有12次都走向了战争。这一次不知道能否例外。

12、最后,经济运转中有“三个均衡,两个控制”可以帮助我们判断经济未来的走势。

13、“三个均衡”之一:债务增长一定要跟收入和货币的增长保持均衡,债务过多会导致泡沫,债务过少会导致经济发展不饱和。

14、“三个均衡”之二:产能利用率和需求一定要趋于均衡,过高会导致通胀和经济过热,过低会导致失业率增加,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

15、“三个均衡”之三:股票预期收益>债券预期收益>现金预期收益。一旦这个不等式的任意一处反转了,或几个预期收益之间的溢价大幅缩小或扩大,说明整个金融系统出问题了。

16、“两个控制”之一:货币政策。一旦上述“三个均衡”出现长期不均衡的情况,央行会利用货币政策来干预资产价格、预期收益、产能利用率。

17、“两个控制”之二:财政政策。政府通过控制财政支出和收入来干预经济——扩大支出来强化投资和消费,扩大收入(税收)来弱化经济活动。

18、整个经济的运行,都在这“三个均衡”和“两个控制”的大框架下,三个均衡中的每个因素都在自己的轨道中寻找自己的均衡,并同时互相干预着,其中一些因素向均衡靠拢的同时,另一些因素在远离均衡。任意一个因素与均衡背离的太远,则会引来“两个控制”来对这些因素产生作用,从而推进经济向着崭新的方向运行。

19、深入了解这“三个均衡”和“两个控制”,并理解其中的逻辑线索,可以让我们对未来产生一个相对清晰的预期。

看完了这篇雄文,我觉得用一句话概括达理奥对当前市场的看法就是——天马上就要黑了,而且夜很长。除非有人充当智慧的化身,充分理解经济的运行并熟练掌握控制的阀门,则可以免除灾难。

有人说这与周天王的预测惊人般的一致,好像全世界真的要陷入再一次萧条了。我觉得吧,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而是会rhyme。我们现在看似1937年,更多的只是债务周期相似,其他很多方面都非常不同。而这些不同的地方也许会导致不同的结果。

比如,我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整体,也许是全球产能优势最强的国家,无论从受教育人数和人民勤劳程度以及文化因素来看,都符合达理奥给出的产能增长条件,而这在未来几十年将会是巨大的优势。

当然,在这个优势下,也许是底层民众化身为代价去实现的。但我们今天不讨论这个,只讨论大周期经济增长,中国是非常有潜质的。

展望2019年,也许世界依然不太平,也许我们依然盼不来一波像样的牛市,也许经济也不会迅速好转。但我相信只要市场在运转,就有赚钱的机会。虽然今年大部分人在投资上都很惨,但依然有佼佼者今年赚出了两套房子。

所以,没必要灰心,2019年再战。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投研帮)

首页娱乐